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exinguang2000的博客

不转,不收,写自己的,自己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万卷古今消永昼,一窗昏晓送流年

网易考拉推荐

大汶口一日  

2011-07-11 03:10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某某君:

     写这日记已经是10日的清晨7时,我本定好了三点的铃声,而居然没有惊醒起来,可知昨天我已困到极点了。

      我昨日5时出行——淡黄的晨光在楼角弥散开来,太阳尚在高楼后面不肯露面,鸟声啾啾,响成一片。初行时,晨风清爽极了.。骑树阴下,颇有拙句“绿柳烟中趁晓风,轻车快过玉花骢”之乐,然行至曲阜董庄,路旁少树,四下里无一丝云彩,又没有了一丝风,阳光毒辣,路面蒸起丝丝缕缕若有若无的野马来,(庄子云,野马也,尘埃也,生物之息相吹也。野马盖指天地间游气。)真是大热难当。只好坐下休息。十一时半至大汶河,河水泛起波浪,汤汤而去,较往日见时水面已宽大了许多。这景色原是极娴静优美的,叫我留连。翻检某日日记,得如下的记述:

“河汊现出一湾沉厚的油绿色,微微卷起长长的条状波纹,它好像不流动,只在原地打着一点儿颤。远处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牙白石块,参差高下,水在那里激起一些细碎的白花。再望远处看,这河汊就好像沉到了地平线下了。河漫滩从生着一墩墩的芦苇绿草,俏拔秀颀,宛如碧丝。白色的鸟,三三两两的羊,带着大草帽放羊的老人,绣着大朵大朵银灰云团的蓝天,夏日里银丝一样闪烁的阳光,都静谧而闲适。风从南面吹过来,河岸上的白杨林就潇潇做声。杨树的叶片很大很美,低低的下垂。向阳的一面墨绿沉重,风大起来时,叶子向上翻转,叶背看上去好像敷了薄薄的一层粉,绿色中浮着茸茸的白色,这算是给朴实的白杨林添了一丝儿妩媚。这暖暖的南风大小不定,白杨叶子就一层墨绿一层浅绿的在风中摇曳,叫我欢喜——同行的诸友,忍不住喝彩。”——那时是五月末天气,临风桥头,自然惬意极了,现在是下火似的七月暑天,我再过这河,连下车都不敢,直冲而过。天实在是太热了。

  某某君,大汶口正居曲阜至泰安的中间,北行三十里许,即古人所云泰安州了。古时至泰安朝圣进香的风气极盛。明朝谢肇浙《五杂组》云:“渡江以北,齐、晋、燕、楚、洛诸民,无不往泰山进香者,其斋戒盛服,虔心一志,不约而同。即村妇山氓,皆持戒念佛。及祷祠以毕,下山舍逆旅。”又,《陶庵梦忆》云;“客店至泰安州,不敢复以客店目之。余进香泰山,未至店里许,见驴马槽房二十三间(疑为二三十间之误),再近看有戏子寓二十余处,再近则密户曲房,皆妓女妖冶其中。”你当可遥想当日繁华之况了。然我去泰安不下四、五次,途经则更不少,却不曾得见一个香客,正是所谓此一时彼一时。此次冒暑而来,却偶逢一女香客,颇感此行不虚也。(她脸上不曾写着,也并不曾介绍,然观其行,猜测大致是不会错的。)其人黑衣长裤,体瘦憔悴,自南而北,三步一叩首,手脚前额触地,匍匐而来。路上行人和树下喝水聊天的闲客,都显出敬畏的神气,感叹她的虔诚礼拜。她讨些水,挎包里掏出煎饼吃了,慢慢北去了。

  某某君,这女香客举止稀见,故令我多思也。培根云:“伟大的学说,始于怀疑,而终于信仰。”恕我天资驽钝,对于某某主义或某某宗教之类要求人信而不疑,却是常常大反其道,疑而不信的。例如,据云,某某伟人在某某年所谓自然灾害时,与下民同甘共苦,坚持猪肉都不肯吃(一国元首尚吃不起猪肉,实在已是可怪可悲的事情也),又举其睡袍之敝,如和尚百衲之衣。节俭如此,信者感动。此说当为事实——后一事且有实物俱在。然,我却见某菜单一份,西餐之丰,不惟令60年代人咋舌,即今人亦可拍案惊奇也。推究这菜单的年代,却正是不吃猪肉时候;着百衲衣睡袍者,亦享用意大利进口之座便器,其物亦在,价在20万元以上。——且不谈圣迹,只说这朝圣的女香客。我很敬重她的虔诚——大凡诚挚恳切的人,若不害文明,无论信仰如何,我都生敬心;然对其无理性之举止,不免大不以为然。神灵圣人多为净坛使者一类,只管享用,何曾见其对凡人下民生死悲欢有动于衷也。

某某君,你说不信宗教,我则对基督教有所取也。大而言之,基督教诸国,多民主,多自由,多富强;佛教,伊斯兰教则多专制,多贫弱,此殆不可以偶然视之;小而言之,(实亦不小,惟个人相对国家而言,常人以为小)三大宗教,对男女之爱大有不同,而基督教略近人情。佛家对爱,视为大苦,避之唯恐不及,“浮屠不三宿桑下,恐久生情”,实在是掩耳盗铃,四大皆空面对生香活色,真是一点自信也无了。 伊斯兰教,允娶妻4名,据云,此律乃是为避免娶妻无度,特加约束耳。既云约束,何不一夫一妻?此说真是日攘一鸡而改月攘一鸡,难免为我所笑。基督教也禁欲,也自大,也偏执,然而对待爱情,却不失健康自然,尤为难得。而健康自然,合乎人情,素为我所喜。——《旧约》中  《雅歌》,实为最早的爱情诗,其歌颂爱人身体之美,坦率不在惠特曼《草叶集》之下,而年代之久远,《草叶集》又难望其项背也。你欲回看《圣经》,不可不多留意一下《雅歌》,以其朴厚自然又不失精致的。

某某君,你知道我的爱情观与许多人不同,对婚外情之见,更有几位女兄不肯苟同,私下里未必不以登徒子视我也。亦各言其志耳。昔日读过一篇笑话,我幸而还约略记得,转述如下:

某日,男女约会。女的问男的: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男的说:“我没想什么呀!”女的再三追问,男的只好说:“你想什么我想什么。”不料女的又羞又恼,“呸!呸!你真不要脸,你真不要脸!”反驳我的诸位女兄,怕有大类此女者也。

某某君,此次骑行,也许因为天气缘故,头脑发热,胡思乱想,以上即为头脑发热之自供状也。然而到底不似《东营通信》时之不平静,故一路平安,不足虑。往返250里,凡8小时。饮矿泉水八瓶,冰红茶二瓶,且中奖一瓶,食雪糕二枚。肚腹无恙,亦可喜也。

某某君,我每读《三国志 虞翻传》“生无可与语者,死以青蝇为吊客,得此一人,可以不恨。”之语,未尝不叹息感动也。离别有日,我很爱你。遥问夏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xinguan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-7-11   1时25分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